有一種糾葛叫做相見恨晚

初春的校園,似豐腴的情人香盈滿懷,在純淨的靈魂深處種下懵懂的晨夢,讓人沉醉不願醒。在這一襲長裙的時光裏,我偷偷的把瑣碎的心事融在字裏行間,融在課堂裏的小紙條上,融在張愛玲筆下的床前明月光裏,悄悄的頌讀給你聽,給你一個人聽。我妄圖用最華麗的詞藻來打動我自己。

這是一個曖昧不明的時代,我們誘惑著,也被誘惑。我於洶湧的黑暗裏孑孓穿行,看過了幾許繁華凋零,走過了太多的孤苦伶仃。我是迷途的羔羊,尋那燈火闌珊處的等待,尋那團團圍困住我生命的陰霾的缺口。我常常幻想,只有我能讓你心傷,你的笑只為我綻放,你也只因我而無期等候。你是夜空裏最明亮的星星,陪我走過了太多風雨兼程,從暮夜到破曉,從沉醉到蘇醒,從荒蕪到青蔥,你是迷糊狂亂裏最明晰的景致。

你是心猿意馬,你是黯然神傷。

或許,純粹的季節早就在耀眼的霓虹燈下斑駁得只餘下傷痕累累的殘骸,或許,紅豆已在無情的時光煎熬中唯有暗香殘留,或許,白玫瑰不是白玫瑰亦不是飯黏子,亦或許,只是貪戀朦朧裏的糾纏。Darling,你能看到那落在你身後的滿地凋零的心嗎?你或許不會設想,在燈火闌珊的彼岸,還有一個人在淩亂的文字裏溫暖你,希望把他那堅強的心借給你在那你感覺冷的寒夜。你或許不會知道有一種愛情叫做飛蛾撲火,飛越千難萬阻付之一炬只為添你幾許光華,只為讓空虛的無處可逃的靈魂攀附於你。你或許不會理解,有一種疼痛叫做相思成疾,有一種無奈叫做情深緣淺。

我最愛的百合花

我最喜愛的花是百花合。清晨我一打開門,迎面撲來一陣陣清香,我尋著香味找去,原來是我家花園裏的百合花開了。

粉色的百合花開花了,露出了嫩綠的花蕊,花蕊的清香非常迷人,遠遠地就能聞到。六片粉色的花瓣盡力向四周張開著,每一片都像彎彎的小月牙,聚攏在花蕊邊。花朵挨挨擠擠的,像一群穿著粉色紗裙翩翩起舞的小姑娘,在綠葉的襯托下格外美麗。

我忽然覺得自己仿佛就是一朵百合花,站在陽光裏,一陣微風吹過來,我就翩翩起舞,粉色的衣裳隨風飄動,不光是我一朵,滿園的百合花都在舞蹈。風過了,我停止了舞蹈,靜靜地站在那兒,小鳥飛過來,告訴我清早飛行的快樂,蝴蝶飛過來,告訴我昨夜做的好夢…….

過了一會兒,我才記起我不是百合花,我是在看百合花。